• 本月热门标签:

当前位置: 乌鲁木齐资讯之窗 > 教育 >

对话 CTO 听掌门教育 CTO 李海坚讲教育公平背后的

2019-08-18 23:46 - 查看:
「对话 CTO」是极客公园的一档最新专栏,以技术人的视角聊聊研发管理者的发展和成长。 我们特别邀请到了企业级研发管理工具 ONES 的创始人CEO 王颖奇作为特邀访谈者。王颖奇曾参与

  「对话 CTO」是极客公园的一档最新专栏,以技术人的视角聊聊研发管理者的发展和成长。

  我们特别邀请到了企业级研发管理工具 ONES 的创始人&CEO 王颖奇作为特邀访谈者。王颖奇曾参与金山软件 WPS、金山毒霸等大型软件的核心开发工作;2011 年创立了正点科技,旗下产品正点闹钟、正点日历在全球用户过亿;2014 年,王颖奇在知名美元基金晨兴资本任 EIR,并以个人身份参与十余家公司的管理咨询工作;2015 年,王颖奇创立 ONES,致力于提供企业级研发管理工具及解决方案。

  2019 年初,掌门教育宣布了 3.5 亿美元 E-1 轮融资,在此之前,掌门教育已经完成了六轮融资。除了资本的青睐,掌门教育也得到了市场的认可。截止到目前,掌门教育注册学员已经突破了 1800 万,教研员人数突破 1 万名,覆盖全国 600 多个省市县。

  这场在线教育市场的「厮杀」中,底层技术就像阵地。掌门教育 CTO 李海坚表示,掌门教育研发团队不仅负责底层技术、中台建设、公司内部的运营体系建设,还要负责前端多条教育业务线的系统研发,包括掌门 1 对 1 和掌门少儿。

  「智能+教育」的时代中,李海坚认为智能是炼金术,数据才是原矿。依靠大量的数据优势,掌门教育不断用数据训练算法的精准度,从而提升学生学习效率。

  2015 年,李海坚加入掌门教育,他始终坚信做教育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随着在线教育应用范围越来越广,李海坚口中的意义也逐渐蔓延开来。作为在线教育平台,掌门教育正将教学资源平等的辐射到全国各地。

  颖奇:感谢掌门教育 CTO 李海坚接受我们的采访。能否请您先介绍一下掌门教育研发团队的大概情况?

  李海坚:掌门教育的研发团队负责整个公司的研发工作。第一个是多条业务线、少儿、陪练。第二个是内部运营管理系统,比如教研等。第三个是整个公司的中台建设,比如业务中台、数据中台等。第四个是底层的技术,比如基础架构、运维体系、大数据、AI 等等。

  颖奇:请问掌门教育作为在线直播教学平台,与其他音视频直播公司比如虎牙、荔枝 FM 相比,在技术需求上有什么异同,这里面有哪些技术难点?

  李海坚:首先从场景上分析,游戏直播、娱乐直播是单向流的,最多有双向连麦。而我们是一对一或者一对多的实时语音视频的交流。

  第二,因为是实时互动,所以延迟要求很高。如果在虎牙看游戏直播,两三秒延迟很正常,而我们的延迟一定要在 200 毫秒以内。比如说直播可能是走的 CDN 推流拉流,我们不是这样的,我们全部是核心机房实时语音视频的流交换。

  第三,从用户角度来讲,付费学生对我们的质量要求肯定是和娱乐直播的心态完全不一样的,如果有延迟或者卡顿等问题,可能会投诉甚至要求退费。

  第四,我们的系统会出现一些上课高峰,所以我们的一个难点在于如何在高峰时保持同时在线数万个房间的低延迟通讯。

  李海坚:我们和 Zoom 更相似一些。可以理解为我们大概有数万个房间同时进行会议,每个会议没有卡顿,延迟要低于 200 毫秒。另外娱乐直播本身是一个相对单纯的环境,而我们除了语音视频通讯之外还有白板、课件等等,比如趣味互动课件,里面还有大量的动画图片和音视频抢占资源。

  趣味互动课件的形式我们有动画和视频。因为 CPU 和磁盘资源有限,如果互动课件也占了大量资源的话,视频就可能卡顿,而我们还要实时编解码,所以在这上面难度要大一些。

  李海坚:会的。我们最重要的是保证学生的体验,所以会在各个供应商通道之间做切换,最终会在保证连通性和学生良好用户体验的基础上来选择一个最合适的通道。

  颖奇:掌门教育目前有很多老师和学生,会累计很多数据,那么这些数据是怎么收集和应用的?

  李海坚:现在很多公司都在说 AI,说教育智能化,其实教育智能化就是一个炼金术,它要有原矿,这个原矿就是数据。我们有一个最大的优势,就是我们本身有大量的学生,有大量的数据,我们算法的精准度比起一些纯做算法模型的公司是有很大优势的,所以我们会给学生进行智能排课、智能推题,也会给他们匹配最合适的老师。

  李海坚:有很多维度,比如说最基本的是学生的年级,修的教材版本,本身的学业成绩,每个人都有大量的标签来标志他是这样一个用户画像的学生,然后我们会根据这些标签给他匹配一个最合适的老师。根据学生的用户画像,我们也会生成智能课件,进行智能推题、智能测评、智能课程、智能作业,在一个大的循环里面,通过收集数据不断去优化算法模型,让学生在我们整个教学体系里很精准地学习,达到学习 1 分钟,相当于其他形式学习 3 分钟或者 15 分钟的效果。因为本身数据收集越来越多,算法也会越来越精准。

  李海坚:目前 AI 在掌门教育是老师的助手,它是没有替代老师的,但是可以去解决老师的效率问题。比如刚才说的备课,智能课件能够为老师备课提供极大的便利。整个学习过程以前都是老师主导,以后可能会把整个体系切成好多块,进一步释放老师在这些模块上的精力,让老师有更多时间去做陪伴激励学生等等必须由人力来完成的事情。

  颖奇:从教育均衡性来看,在线教育是否会使不同地区的学生都能享受到优质的教育资源?

  李海坚:是的。作为一个互联网教育平台,我们的教学资源是平等辐射全国各地的。每个人进入平台,系统会根据学生的情况去匹配一个最合适的老师。掌门培训体系产生的老师,水平比偏远地区的老师要高很多。

  其次,我们通过以前积累的学生学习轨迹、学习曲线数据来帮助现在的学生,因为算法精度会随着数据增加而不断提高,前面学生的数据积累会使得后面学生的学习效率变高,每个人都会同等获得这个机会。

  李海坚:对,我们对老师的评价就是教学效果,我们会根据标准对老师进行严格的考评分级,主要是看老师的教学能力,这也是对学生负责。

  李海坚:我们的老师、学生来自五湖四海,所以系统在网络适配性上面做了很多工作,包括边缘节点,一些低配设备和小众设备,以及弱网环境。如果要去任何地方支教,用我们的系统,技术上是不需要做特别准备的,即便学生在偏远地区,也会得到很好的体验。

  李海坚:大多是在几百 K 的水平。这样的话,我们在教学系统方面就会做很多服务降级的操作,比如非实时互动,比如视频码率做下降调整。系统本身也做了大量的优化,解决偏远山区的卡顿延迟等问题。

  李海坚:我是 08 年浙大研究生毕业的,毕业之后做过研发工程师,后来又去百度、爱奇艺做架构师,做视频相关大项目的负责人。我在 15 年加入掌门,当时掌门成立 1 年不到。我以前的研究方向是图形学的,其实最对口的是做游戏之类的,我很多同学都在游戏相关行业,但我还是觉得教育是一个相对于其他行业更有意义的事情。而且当时在线 年是一个萌芽或者说是刚刚兴起的阶段,我觉得前景也会相对比较好。

  李海坚:从一个基层研发管理者到中型团队或者大型团队的研发管理者,我觉得有几个方面很重要。第一是要关注技术本身对业务的帮助,要思考怎样让技术去服务业务。第二是如果做大团队的研发管理,要从更宏观的角度去思考如何提高整个公司的研发效率和研发质量。不同体量的公司,采用的管理方法和管理工具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要不断去思考在这样体量的公司下面,应该采用怎样的管理工具、管理方法、组织架构。

  颖奇:对 CTO 或企业来说,研发管理的确是非常重要的部分。我们 ONES 就是做研发管理工具的,通过进行项目进度管理、项目集管理、测试管理、知识管理等等来提升研发管理的效率。那么作为 CTO,您是如何扩展自我的知识结构的?能否给大家推荐一些比较好的书?

  李海坚:我觉得不同阶段自己面对的挑战不一样,拓展自己的知识结构,要去反思现在这个阶段技术部门的瓶颈在哪,然后通过学习经验、看书、复盘、与别人交流,去拓展自己的知识结构。

  我在不同阶段看的书不同。比如刚来掌门的时候,研发管理、绩效相关的书看的比较多。最近公司正在推进中台战略,对 AI 做布局,我就看了《企业 IT 架构转型之道:阿里巴巴中台战略思想与架构实战》,还有一些人力资源管理的书,比如《以奋斗者为本》。我们作为一个偏服务型的互联网公司,《以客户为中心》这种业务管理的书我也会看,其实我们技术部门最重要的职责还是要服务好老师和学生。

  颖奇:掌门教育在同时服务着老师和学生两类用户。今天有很多收获,非常感谢您的分享。

上一篇:上一篇:浅谈新时代劳动教育的社会文化意义           下一篇:下一篇:老师讲解中国送礼礼仪 意义大于价值